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702|回复: 0

杜鹃花开了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复制链接]

20

主题

20

帖子

94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4
发表于 2020-10-24 14: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杜鹃花开了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春天,又到杜鹃花开的日子了…
  想起去年远方友人邀约我去大山深处看杜鹃花的经历,一抹悸动又环绕在心头。
  源于友人道听途说,大山里的杜鹃花开时成群集堆,煞是好看!我未曾体验过这传说般的壮丽场面,不过杜鹃花那卑微的样子早就影印在脑海里,自然也就提不起什么兴趣。可又非去不可,因为他单车骑行千里的热情,让我却之不得。
  我出生在这个小镇,腿虽慵懒可也算历经了几十个寒来暑往,各色的山间野花都印在心底,烙成了春夏秋冬永驻的影片。唯杜鹃花没有什么能让我心耀动特点。随意再现这些断续的花的影片,就可找到杜鹃花开的样子片。
  我知道,杜鹃花朵是娇小的,呈浅粉色的小花,其脉络青筯裸露,肢体灰暗且骨瘦如柴,即不盘龙虬枝又不古老沧桑,又有什么好看的呢?每每早春的日子,走在小镇的周边,就会偶或的在满眼的苍松翠柏下看到那有些懦弱有些谦卑的淡粉色的小花儿。它在林木翁郁的苍松下已若邻里的孩儿,没有了什么新奇与新意。更何况冬日里为了减少单调的居室环境还可采撷些杜鹃枝条放在室里的水瓶中让其早早的萌芽现蕊呢。我无趣,他有趣啊。
  车子绕过小镇便驶进了群山深处,漫山遍野都是经历过严冬而苏醒过来的松柏、白桦,灌木以及嫩绿的纤纤细草。其间以落叶松居多,粗目一看满眼皆是。明亮处是那间杂着的稀疏的白桦,有叫不上名的鸟儿在路旁的枝桠间跳跃。摇下车窗,清新的松香混杂着幽幽的草香就一股脑的跌了进来,肺如被甘洌的山泉冲洗了几遍一样,一宿的浊气无影无踪,只有甘甜与清爽的空气涌进让肺活力喷涨!车在前行,鸟被惊扰,树在不甘的心态下快速向后闪去,有的越来越小,有的一转眼成了过去。车在这群山深处疾行就似驶入了一幅巨大的漫无天际的绿色清濯、瑰丽的山水画。这幅画卷在车轮下逐渐的向前展开、再展开。小路窄窄的像一条随意丟弃的白线。转了几个弯还看不到这条线头丢在了哪里。我们的车就这样随线转向木然的向前疾驶,就像是在这幅山水的巨画里爬行的甲壳虫。
  脑海里不由的回忆起少年时玩虫的趣事:捉到一只甲壳虫,把它的软羽轻轻的揉一下,一时半会它就舒展不开了,也就飞不了了,哈!再把它放在架起来的木棍上,这小甲壳虫就会沿着这个小木棍向前爬行,我们快味的看它那茫顾怯怯的样子才知道小甲壳虫也有胆,而且是小胆!当它快爬到木棍尽头的时候再续接一根,是改变一个方向了的。小甲壳虫就沿着这新接的改变了方向的木棍继续茫顾的怯怯前行,有时木棍已被我们搭成了个圆,小甲壳虫还是忙顾的向前,或许是胆怯怕弄不好掉下去摔断了腿也或许是它根本就掉不了头,也许它就认为前方就是希望吧。玩倦了,把木棍戳向地面,小甲壳虫依旧的速度,不一样的神态爬进了路边的杂木堆里。跑进杂木里去的小甲壳虫面对壮如山似的我们这样的捉弄它,是会骂我们还是万般的无奈暗自叹息呢?还是在庆幸它的逃离思呢?还是在忙乱的梳羽就不得而知了!
  林荫匝道,树木环侍的窄长的林间小道上空,一抹蓝天随路弯曲,蓝蓝的,绿绿的,偶或的轻雾也只在些许的水塘上浮荡,这蜿蜒的绕山路,左一个胳膊肘弯,右一个胳膊肘弯,路面又尽是外翻状,甚是惊险!这时,车速便慢了下来,越往山里来往的车却多了起来。高大的松柏忽儿摭住了阳光,忽儿又躲闪开去,光亮就显得格外的炫目了,在这样频繁转换的光的玄幻作用下,竟把我晃得恍恍然。恍惚间也看到了路边间或的掠过几束杜鹃花,依然是淡淡的,孤独的,懦懦的略显卑微,在林荫的绿意里显得那样的无助。即使在恍惚的眼神和快速的车窗看出去也没有影幻成片!
  “到了吧?”友人在兴奋地说,我向前窗看去,熙来涌往的人若蜂房前一般的蜂儿,密扎扎一片。右边一处林木间的豁口处人流愈多想必就是蜂房的口吧,停车步行,遇一熟人迎面走来,原来是昨晚就住在这儿山里人家的,有些惑然。来到人流密集处,右侧突现出一个巨大的空旷之地视野被为之放纵了。陡然间撞进满眼的却是杜鹃花缤纷烂漫,烈焰腾腾……远近的看都似一团团的火焰,啊!是一片翠绿环绕的火海!这就是兴安杜鹃?这就是卖花姑娘所卖的金达莱?朵朵淡粉色的花儿似集群的淡粉色的蝴蝶纠结在单细的枝条上,重重叠叠、弯弯绕绕、繁繁杂杂。以至单瓣的花朵演变成了复瓣,淡粉色的花儿在繁杂里色彩增加了厚重,本是清灈似孔武人太阳穴和手背上腾腾血管的骨骼、经络也变得模糊了。在轻风的摇曳下它的色彩更加的浓郁。火一样的炫目,藐视晚霞的夸张!
  沿着栈道小心翼翼的前行,唯恐碰伤了“蝶儿”,唤醒了“蝶儿”的梦!又怕它们一忽儿飞去,空余光秃秃的枝条!我们驻足在栈道上的凉亭里,恍若置身在烈焰环绕之中。凉亭坐南,我们的眼神在丛花里聚焦,惊叹,复又迷离。醉了的眼神换个角度吧,若有人看我也许我的眼底也充了血!望着天穹,淡淡的白云,轻纱似的缥在湛蓝的天上。平视若鱼鳞铺就的初缓的火山岩,想象当初火山喷发时这些巨大的赤红的岩石是被怎样的喷涨力喷发出来又近乎平铺一般摆在这小兴安岭的密林深处?就像一个谜。火山岩石上的爬地柏俯卧在岩石间,匍匐在杜鹃花枝下,它遒劲盘曲的褐色枝条在石缝间隙里把根不断的深扎下去,它蒲扇一样的形状,枝柯清晰,蜿蜒宕行,尖利的小刺贯穿整个枝条,不可触碰。火山岩黝黑的身躯在炎阳的注视下发出滚烫的热浪,而爬地柏却紧紧的抓住岩石用自己的身躯承受着炎阳的暴晒,它是在把湿润摭住,让意在杜鹃花获得滋润而更加的艳丽吧?由此想到它该就是那所谓的护花使者吧!乳白色的苔藓也间或的依偎在火山石上,烈日干燥下它苔如枯槁,一朝雨露就绵软如脂,恰似那少妇的乳!
  最后眼神还是凝固在这火焰般的花海里!我在想,于我来说若没有这次“偶遇”,那淡粉色恐怕就永远存定格在我这寡情人的眼里了。而此时这晨气与它的恢宏色彩让林下的一些岩石也都氤氲了迷幻的红色,是由此它又叫映山红,满山红的吗?没见过或许会讥笑语者,而见过此际的情形也就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了!
  学识都优于我们的挚友拍摄间隙给我讲了一个传说:在过去,有一家穷困人家,家里有两个姑娘,一个叫杜姐,一个叫鹃姐,家里因借了地主的债还不上,地主的家丁到这户人家挷架了杜姐回去给地主作小老婆,杜姐不甘于这样的生活,走到悬崖边时就跳了下去,地主又让家丁把鹃姐也给挷回来,鹃姐走到杜姐跳崖的地方与家丁说要去祭典一下姐姐,趁家丁不注意也纵身跳崖了,随后,姐俩幻化成了美丽的鸟旋飞在天空啼叫着:"姐妹苦,姐妹苦",叫声哀婉,凄凉,听者痛断肝肠。滴滴鲜血在嘴角下不断的滴下,滴在旋飞过的地方,滴落在树丛的枝头上,透了枝叶浸了其骨髓,在薄春之时枝头开出了血色艳丽的花儿。
  我实在不想考究故事的真实性,倒是想着它是王母娘娘把她的胭脂盒不小心扣在了这里!亦或是王母娘娘有意的为这单调的绿色林海重重的描上一笔靓丽的色彩也不得而知呢。
  想到这心里便痛着也快慰着,感悟着时代的变化,欣慰着现在民生的优渥生活。杜鹃花由苦情的花变成了悦目的花,愉悦的花!而且格外的艳!时代的进步,再也不会有这悲惨的故事发生即便是传说。这片花海的周朝是挺拔青俊的落叶松,此际枝梢新萌的芽稚嫩娇滴,融伟岸与柔媚于一身。它骄矜的睥睨着来往的行人。因它的衬托杜鹃花的花儿便愈加清丽与隽永、艳红!杜鹃花,花繁而不叶茂,花簇拥成群,相抱拥吻!它们汇成了花的海,花的洋。栈道旁飘逸的杜鹃花零零落落的花瓣扑进人们的怀里,衣领里,头上脚下便染了浓郁的花香,人们浸在这花儿海洋里恣意的饕餮着“满世界”的花香就真的醉了。醉在人们的心里,醉在人们的脚步上,踉跄着是顾盼流离!这林海里的满山红啊,它就红得这样的酽!真的就断了金了!
  再读南宋文学家杨万里诗词《杜鹃花》:“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日日锦江呈锦样,清溪倒照映山红。”其就不再是有平庸之意而是在品味一幅优美的山水画了!脑海里也不再是孤挺的杜鹃花,再也不会睥睨路旁,石下,林间那顽强,淡泊,清新,孤芳自赏的杜鹃花了,它的红更加浓艳,却再也不是杜姐,娟姐秀唇里滴下的血!它在这里有那个血的鲜艳却没有了那样的悲伤!那个时代愿它只是个传说,在历史的车轮下辗作飞尘化作泥吧。
  杜鹃花又要开了。
  随机推荐:套包淘宝网 淘宝店铺优惠券 淘宝天猫 淘宝分享优惠券 淘宝优惠群
相关的主题文章:

  
   https://www.iidba.com/home.php?mod=spacecp&ac=blog&blogid=
  
   http://xn--um-3iamja9cns62goed.i-beetle.com/viewthread.php?tid=15231484&extra=
  
   http://1-luck.info/viewthread.php?tid=25009&extra=
  
   https://youness.net/raspberry-pi/how-to-connect-bluetooth-headset-or-speaker-to-raspberry-pi-3#comment-124693
  
   http://orum.grandnimbus.com/viewthread.php?tid=270752&extr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神马超神影院_神马电影达达兔_神马超神影院达达兔_神马第九超神影院-2020首页

GMT+8, 2020-12-4 22:50 , Processed in 0.17160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